法王噶瑪巴說明尋找波卡仁波切轉世祖古的過程

時間:2015122
地點:菩提迦耶德噶寺大殿
授課上師:第十七世大寶法王噶瑪巴
中文翻譯:倫多祖古

波卡仁波切轉世認證儀式的隔天,法王噶瑪巴於谶摩比丘尼辯經法會中,在《解脫莊嚴寶論》第十一堂課的教授時,特別回顧到波卡仁波切轉世祖古的圓寂及認證過程,讓在座弟子們忍不住再次熱淚盈眶。

法王開示說,昨天在尊貴的波卡仁波切認證典禮上,受限於時間關係,而未多做開示,趁今天有些時間,來回顧一下認證的過程。

昨天堪布東由仁波切在認證儀式上,講解了轉世靈童的最終確認過程,主要找尋過程也大致是如此,我不需多講,但在認證波卡仁波切的轉世靈童過程中,我也有些感受,雖不用一一細述,但還是簡單介紹一下整個過程。

2004年,波卡仁波切突然圓寂!當天早上,我正在為祈願法會譜一首吉祥頌曲,當時寫來不甚順意,一首曲子怎麼樣都譜不成,不久後,就接獲噩耗,乍聽之下,簡直如晴天霹靂,完全無法置信!。

在這之前,我曾幾度計畫前往米麗寺,但都未能成行,而當波卡仁波切圓寂時,我就向印度政府申請到米麗寺,去主法仁波切的圓寂法會,當時得到印度政府批准,因此立即動身,但即使人已經到了當地,仍是不敢相信仁波切已經圓寂。

說不敢相信也好,說不願相信也罷,總之無論如何,就是怎樣都無法接受仁波切已經離去的事實,但到了最終,還是不得不相信。

那段時間,我做了一個夢,我夢到,如果我能把血都注入到仁波切的法體之中,仁波切就可以復生,因此,我將我的血注入法體中,仁波切也就真的就復生了。

這個夢,也反應了我心中的萬分悲傷,不斷祈願著仁波切能復生,那時我想,只要仁波切能再度回到我們身邊,不論用什麼辦法,不論要付出什麼代價,我都願意去做,當時有這樣想法。

在仁波切圓寂後的七七供養法會中,當時米麗寺的寺院主管、堪布和秘書等全體僧人,都前來祈請,希望由我來認證波卡仁波切的轉世靈童,這絕非易事,因為若不用敬語的話,要瞭解到仁波切的神識去往何去,絕非顯而易見之事,有時我們自己早上作過什麼事情,到晚上時都已經不記得,更不用提到如何尋覓轉世靈童了。

但我的困難之處,就是當我說「我不知道」時,無人相信,只好不懂裝懂。我為了延續仁波切的法脈,及我與波卡仁波切之間的善緣,而做了一首波卡仁波切儘速轉世的祈請文,希望因緣能順利成就、無礙找到波卡仁波切轉世,並答應了他們的祈請。

當我最後一次前往米麗寺時,是在波卡仁波切的黃金舍利塔圓滿落成時(2006年11月),行前我做了一個夢,夢到波卡仁波切已轉世,且誕生於北方。之後當我到達米麗寺後,曾向堪布東由仁波切仁波切詢問說,「北方是哪裡」?堪仁波切說,「往北就是錫金了」,這是當時唯一出現過的瑞象。

此後多年,都未再出現任何瑞兆,因此,即使米麗寺及其中心都再三祈請,但我也不知該說什麼,只能保持沈默,直至2014年一月楚布新年為止。

在去年一月初、第31屆祈願法會圓滿後,我曾和噶舉祈願法會工作團隊說過,希望能在32屆祈願法會上,見到波卡仁波切的轉世。聽完此話後,堪布東由仁波切為此在(迦耶)足足等了近一個月,等待著我的回覆。

在1月30日、楚布藏曆的新春典禮儀式上,我想,堪仁波切已等了這麼久,若我再持續沈默下去,實在有點說不過去了,但若要坐等瑞兆出現,也不知要等到何時?是該做些什麼了。

本於對波卡仁波切的摯信敬仰,因此我在新春接見大眾時,將心中所現,全數寫在紙上,並在典禮中直接交給仁波切。由此之後,轉世靈童的尋訪隊伍開始出訪,並陸續找到三位相對符合的孩童,但我覺得在找尋方式和結果上,都不盡如意,因此我並未去確認他們找到的結果。

事實是,我覺得應該重新尋找,因此沒有看他們的名單,連名字也沒有看過,這樣又過了一年。

第32屆噶舉祈願大法會期間,由於我曾在第31屆法會中提過此事,因此,「何時可以看到波卡仁波切的轉世?」成為眾所矚目的熱門議題。

祈願法會圓滿日隔天,在工作團隊聚會的晚宴上,我特別邀請堪布東由仁波切一同聚餐,在餐會結束後,我和大家說,希望在谶摩比丘尼法會期間,迎請到波卡仁波切轉世蒞臨,特別敦請 堪布東由仁波切親自前往迎請,並指派一位楚布辦公室工作人員一同前往。

這位工作人員知曉此事非同小可,且他要擔負此重任後,就向我詢問「究竟去何處尋找?哪個村?如何尋找?」等等,希望能掌握更多細節、圓滿完成任務。因此,我就將自己心中之顯現,畫了一張地圖,並將包括當地的山型、村落、家庭成員等,都一一告訴他。

楚布寺工作人員臨行說,「法王講這麼詳細,我一定會百分之百、在短時間內找尋到的!」幾天之後,果然找到了一位孩童。工作人員說,和我信中提到的資訊全數相符合者,僅有這一位,因此,就找到了。

當時,我還未確認他是否為波卡仁波切轉世祖古,而論及法緣之親近,堪布東由仁波切和波卡仁波切之間的關係,絕對比我們在座任何人都更為密切,因此一、兩天之後,我先請他們將孩童帶至堪布東由仁波切下榻之處。

當時最關鍵的判斷資訊,是堪布東由仁波切初見到孩童時的感受,因此尋訪隊伍就將孩童帶去見堪仁波切。當時我並不確定已找尋到轉世靈童,但當兩人相見時,堪仁波切湧現了非比尋常的感受和覺知,因此他欣然接受,認為此孩童必定是波卡仁波切的轉世。

總之我就在想,在還未認證前,應該先瞭解到堪仁波切與這位孩童互動時,堪布東由仁波切的感觸,這是最為重要的,之後,由於前世波卡仁波切也與嘉察波切關係密切,因此我再請尋訪隊伍將孩童帶至嘉察仁波切處。

之後也帶孩童去拜見了蔣貢仁波切,並將相關資料轉達給司徒仁波切,大家都覺得「就是這一位了!」,那時,經過與各大仁波切的溝通,及得知堪布東由仁波切感受後,我才做出認證的決定。

最後,堪布東由仁波切來見我時,我問他說,「你覺得他是真正的轉世祖古嗎?你們互動時感受很深嗎?」仁波切說,「我敢百分之百肯定,就是他了!」,我還未確定時,堪布東由仁波切可是已經非常篤定了(眾笑),因此,就此確定了波卡仁波切的轉世靈童,並在昨天舉行了認證儀式。

我覺得,要尋找尊貴的波卡仁波切轉世至何處,真的至為艱鉅,不可草率進行,而尋找過程,就如同剛剛所述,之所以今日能順利找尋到轉世靈童,都是源於波卡仁波切的大悲加持,終於讓認證能順利完成。

對於轉世靈童的出生,並非是我要他生於何處,或去選擇生於富有或貧窮家庭等,就會實現,對此我是無法作主的。現在很多人說,大部分上師祖古都轉世於富貴家庭,難令人生信,還是轉世到貧窮家庭為好等等,有許多討論。

但總之,祖古轉世時的決定,例如轉世到何處、要以何種方式轉世等,主要是由轉世者本人決定,而非由認證者指定。

而在昨天認證儀式上,我察覺到波卡仁波切的轉世祖古,和我當年被認證為噶瑪巴的年齡是相同的,因此,我心中有幾分喜悅,也有幾分憂傷。

現今很多人都希望兒子能被認證為祖古,能幹的父母常會千方百計地找機會,讓小孩被認證為祖古,但擔任「祖古」絕非易事,也不是值得慶祝之事,因為要承擔起利益佛教和利益眾生的重責大任,其實是至為艱鉅的負荷,當然若不想負責,也可以輕鬆過活。

以我而言,被認證後,就此分別了父母,十四歲即遠離了家鄉,這一切都是因為我是祖古,所以要放棄很多。因此當時,我對第三世波卡仁波切的父母,油然產生了同情之心,也對波卡仁波切倍感憐惜,往後,只要對波卡仁波切的佛行事業有所幫助之事,我絕對會盡力扶持。

 

 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